猫诚食品-首页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搞笑 >

图文:遭象鼻甩打 听虎啸入梦

发布日期:2021-11-12 00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如今,不少人通过养宠物给生活增添乐趣,可一旦养的是能伤人夺命的老虎、大象、河马,且是做的专职工作,恐怕就没那么悠然自得了。武汉动物园大型动物(猛兽)饲养员从事的其实是一种高危职业,在带给游人欢乐的同时,意外也时有发生。前日,正值五一长假,记者走进了该园大象馆、河马馆、老虎散养场,客串了一天猛兽饲养员。

      晨7时,记者随大象饲养员朱汉桥进入静寂的象馆,馆中光线昏暗,到处散发着一股股腥臊味。

      “先清粪吧!”记者来不及看清大象关在哪里,就随朱汉桥穿上了沾满草灰的蓝色工作衣,接过大扫把,开始沿紧贴大象隔离桩半米多宽的排污沟扫象粪,扫了不到一分钟,突然一条“大蛇”呼呼吐气,凌空直扑记者胸前,没防备的记者瞬间吓得腿脚发软,触电般本能地后仰闪躲,差点掉了扫把。

      “这是阿海在认识新人。不用怕,继续往前扫!”耳边响起朱汉桥的提醒后,记者才定了定神,发现是一头高大威猛的非洲雄象,挨着隔离桩伸出长长的象鼻,不停地甩打、嗅着我这样一个“侵入”其领地的生客。记者大着胆子后仰着每向前扫一步,“阿海”也平移一步,警觉地观察着记者的一举一动,并不时地突然甩象鼻偷袭。记者半蹲半仰地扫完十几米长的排污沟象粪,一步跳出工作间外时,已是虚汗淋漓,眼冒金星,累得大气直喘。

      “养大象是不挨打不相识!我20年前刚接触大象时,就在备草时被象鼻甩打过,相处半年后,才不被认生。大象跟猩猩一样聪明,但毕竟是动物之王,霸气、防范性极强,特别是非洲象性情暴烈,有时六亲不认,需要随时看大象的脸色。”朱汉桥说,大象生气的原因很多,比如气温高,比如在春季发情期,它的脾气都蛮大,饲养者这时要特别小心。“大象最记仇,你要得罪了它,一辈子它都会记恨你!”

      早9时许,记者来到了与象馆相邻的河马馆。当天刚好是“南南”与“宁宁”从南宁来武汉动物园正式“结婚”的17周年纪念日,记者由河马饲养员赵伟带着,直接在水池边隔着护栏,给体重3吨的雄河马“南南”喂饲料致贺。

      “南南”张开血盆大口接食时,记者非常紧张,但毕竟有赵伟陪护,加上笨重的“南南”作为一种大型热带食草动物实在憨态可掬,记者最终喜欢超过了害怕。“不要让它感觉你带来危险,越怕出意外越出鬼!慢慢喂,莫惹它生气!”赵伟一旁不停地小声提醒着。

      据了解,“南南”和“宁宁”每天要吃200公斤草,100公斤精饲料,“夫妇俩”三天排的粪便得用20车次翻斗车清运。记者喂完“南南”后,又帮助赵伟从水池中清出了一车脏兮兮散发着刺鼻异味的河马粪,直起身来,已是浑身湿透。

      “做这份工作很累,备料、清洁,工作量特大。现在最让我牵挂的是,南南和宁宁结婚多年至今未生育,是一方患有先天不育症呢?还是喂得太胖?……”记者离开时,赵伟仍在“嚼耳根”。

      “老虎这类食肉大型动物成年后几乎不通人性,攻击性特强,饲养员的许多经验可以说是用伤换来的。”

      在老虎散养场工作了11年的女饲养员付燕笑称,她这位“虎妈”至今仍常常被老虎隔笼吼扑,甚至喂食时被虎爪抓伤。而每次受伤,她都会自己先包扎好,回家能不提就不提。若家人难过,她就轻描淡写地敷衍过去。“刚养虎的那几年,我不敢让家人来动物园玩。”不过,付燕说养虎最难过的是听虎啸入梦关。

      下午6时许,在朦胧黄昏中,记者随付燕的同事张建新体验值夜班。记者一走近散养场老虎笼舍区,几头硕大的东北虎轻轻一跃,便蹿到了几米高的铁笼侧网上,冲首次见面的记者边跑边吼,巨大的虎啸声令人心惊胆颤。

      张建新说,老虎是夜行性动物,白天睡足了觉,夜里便来了精神,稍微有点动静就会联动式地咆哮,故值班“虎妈”们得习惯听着虎啸入梦,难得睡上一个安稳觉。

      体验之前,我曾将它当成一次猎奇之旅,没想到却遭遇大象鼻打之危,虎扑虎啸之险,这种危险感远超之前的心理预计,把我吓得腿脚发软、虚汗淋漓。我敬佩那些常年与大型动物(猛兽)为伴的饲养员们,正是他们无畏地直面意外,乐对人生,长期埋头付出艰辛劳作,才换来市民和游客的欢乐,为都市生活增添了绚丽的色彩。